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妻】(妻しぼり)(16-17)(律子结局)作者:seedfreedom
【妻】(妻しぼり)(16-17)(律子结局)作者:seedfreedom
字数:252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6章:律子结局(上)

  伊泽律子,是一名外表美丽,身材丰满性感,深受学生们爱戴的大学老师。
  因为个性活泼开朗,所以律子很容易就能跟学生们打成一片,但是律子只对一名学生印象深刻,那就是幸介。

  当时幸介还在读高中,律子觉得他毫不起眼,很靠不住,但是相处久了之后,律子发现到幸介其实内心很坚强,对人也很温柔,只是不懂女人心,所以一直交不到女朋友。

  到了大学的时候,律子有时也会对幸介特别照顾,幸介遇到什么困难也会帮忙解决。

  原本两人只是一般的师生关系,但是当律子要跟同校的体育老师直嗣结婚的时候,律子才慢慢意识到自已真正的想法。

  虽然律子想要结婚,也觉得直嗣很不错,但是跟幸介一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律子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只是觉得跟幸介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甚至让她忘了她们两个是师生关系。

  后来有一次,律子邀幸介去居酒屋吃饭,幸介因不胜酒力而醉倒,律子无奈只好把他带回自已住的公遇,然后两人藉着酒意上了床。

  在那一晚,律子体验到了性爱的美好,幸介虽然只是一个处男,但是他的肉棒异於常人,把律子干的欲死欲仙。

  在那之后,律子无时无刻都想再次体会那样的快感,看幸介的眼神也完全不一样,此时她慢慢的意识,自已的心已经被幸介给佔据了。

  某天晚上,律子跟直嗣在床上干炮,对身为未婚夫妻的她们来说,这原本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然而…整个过程中,直嗣发现到律子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他认为律子只是在为结婚的事情而烦恼,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办完事后,直嗣到浴室去洗澡,律子躺在床上心想:「刚才…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是因为直嗣戴着保险套吗?」

  虽然律子想了几个可能性,但她都摇摇头,心想:「不…应该是我自已的问题才对…自从跟幸介做过之后我就……啊啊……幸介……」

  律子很惊讶,想不到自已居然只是想起幸介,身体居然马上就有了反应。
  律子趁机手淫了一番,看着沾满淫水的手指心想:「唉!我到底在做什么呢?明明三月就要结婚了,结果我还……唉~~」

  隔天早上,律子在学校上课也是心不在焉,虽然不影响她的教学方式,但她自已也很清楚再这样下去的话是不行的。

  律子走在路上心想:「刚才在上课的时候,只要不是在写黑板,我就一直在恍神……唉~~我该怎么办呢?」

  律子突然停下来心想:「不行!我不能再这个样子!对了,一定是最近运动量太少,稍微去跑一跑,应该就能把烦脑给抛开了。」

  正当律子要去操场的时候,突然看到幸介的从前面走过去,律子忽然心跳加速,脸也有些红了起来,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看到幸介我就……」
  律子转头一看,只见幸介往一般教室走去,突然律子下了一个奇怪的决定。
  幸介上完课后,从教室走了出来,律子算好时机出现在他面前。

  「幸介,老师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可以吗?」

  「嗯,好啊!」

  幸介毫不怀疑的就跟在律子的后面,当两人来到校园的角落时,幸介感到很好奇,问道:「老师你带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啊?」

  「你等一下就会知道了,总之…你先闭上眼睛。」

  「喔。」虽然幸介还有点怀疑,但他相信律子绝对不会害他,所以就乖乖的闭上眼睛。

  这时律子心里一直「噗通!噗通!」的跳,虽然她觉得这样玩弄幸介很不好,但现在却无法控制自已的欲望。

  只见律子把嘴唇靠了上去,跟幸介接吻,幸介吓了一跳,律子脸红的说:「幸介,你先不要避开,乖乖的再把眼睛给闭起来。」

  或许是幸介对律子的信任,明明自已是被律子给强吻,但是幸介却乖乖的又把眼睛给闭上。

  於是两人尽情的享受接吻的快感,彼此的舌头互相交缠在一块儿。

  一阵热吻之后,幸介问道:「老师…你到底…是要我帮你什么忙呢?」
  律子虽然有些尴尬,但故作镇定的说:「没什么!事情已经解决了,谢谢你帮忙啊!幸介……对了!如果你有空的话,随时欢迎你来老师家玩喔!」

  律子话一说完就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头雾水的幸介在原地。

  几天后的晚上,幸介因为好奇而来到律子住的公寓,律子一看到幸介立刻热情的招呼他:「欢迎你来啊!幸介,想不到你真的来了!」

  幸介一听不安的问道:「老师…难道说…其实我不应该来吗?」

  「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很开心,你能够来真是太好了!」虽然律子语气有些尴尬,但依旧把心中的喜悦给表露出来。

  两人坐定位后,幸介突然一本正经的说:「老师…请你告诉我…几天前你到底是要我帮什么忙?另外……你…你突然亲了我!」

  听到幸介这么说后,律子感到一丝歉意,低着头说道:「好吧!事实上…我觉得有些不安。」

  「不安?」

  「嗯。」律子点点头说:「就这样跟直嗣结婚……真的好吗?」

  听到律子的话,幸介集中精神来聆听,律子接着说:「上次跟你做的时候跟直嗣感觉完全不同,之后又吻了你…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是怎么样的不同呢?」

  「我就是想要确认这一点!」律子话一说完,整个人更加靠进幸介,双手拉着幸介手,将他的视线转向自已的眼睛。

  律子恳求的说:「拜託你!幸介…请你跟我再做一次好吗?」

  「这……」幸介很惊讶,想不到律子会提出这种要求。

  「拜託你!幸介…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自已该怎么办?」

  「老师……」看着律子苦苦哀求的眼神,幸介内心很挣扎,但是秉持着身为男人的本性,送到眼前的女人若是不上她的话,那就不配当一个男人了,於是幸介便点头答应了。

  (这是每款H- game都会碰到的情节,其实主角到底喜不喜欢一个人,并不是由他来决定,而是由我们玩家来决定,在这款游戏里你只要一拒绝,基本上就可以不用再见到她了;至於从女主角改攻略配角的内心挣扎什么的,我觉得可有可无,毕竟在H- game的世界里,除非有出续集,并且前后相关,不然坚持这种事真的毫无意义!)

  幸介鼓起勇气,有些害羞的说:「我知道了……如果老师真的觉得我可以的话……」

  「呵呵,当然可以啦!我想要跟幸介做…要不是幸介的话…那我也不愿意!」
  看到老师如此喜欢自已,幸介感到很害羞又很高兴,律子上前搂住幸介的脖子跟他热吻起来。

  「嗯……嗯……哈……幸介的唇……好软……舌头又这么可爱……」

  「老…老师…嗯……」幸介虽然有些喘不过气,但此时也只能任由律子的摆佈。

  幸介觉得自已快要晕过去,但并不是因为自已喘不过气,而是能够如此强烈的感受到律子的吻,让他自已觉得很幸福。

  想当初第一次遇到律子的时候,班上的男生们都被她美丽的外表和丰满的巨乳所吸引,而如今律子居然如此热情的跟自已热吻。

  很自然的,男有情女有意,两个人倒在了沙发上,律子抚摸着幸介的脸,然后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发出诱人的喘息。

  律子脸庞微微仰起,将殷红的小嘴送到了幸介的面前,一股温热的气体从她小嘴中喷到了他的脸上,幸介心中一阵激荡,低头封住了律子的小嘴,同时舌头也侵入到了她不设防的小嘴中。

  律子热情的反应着,香滑的小舌也伸到了幸介的口中,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丰满的胴体隔着衣服紧紧的贴在幸介的胸膛上,两座高耸的玉峰就像是燎原的星星之火,一下子点燃了幸介全身的欲火。

  一番热吻之后,幸介迫不急待的将律子压在身下,伸手就要去解她的衣服。
  律子静静的躺在沙发上,任由幸介脱掉她的衣服,美眸放射着情欲的光芒凝视着幸介的脸庞,手指插入我的头发当中温柔的摩擦着,轻笑着道:「呵呵,瞧你心急的,这么急做什么?我又不会跑了。」

  她的口吻就像是一个慈祥的母亲在埋怨心急的孩子,让幸介急切的心情一下子平複下来,手的动作反而更利落了,很快的就把律子的衣服给脱个精光。
  幸介并没有急着进攻律子的私处,而是将精力放她的胸部上,想到自已梦魅以求的巨乳就在自已眼前,幸介兴奋的低头含住了律子的乳头,轻轻的吮吸起来。
  律子闭上了眼睛,双手抱着幸介的头压向她的胸前,小嘴中发出了似有若无的轻吟声。

  幸介一手抓住另一边的乳房,尽情的揉捏搓弄起来;而另一只手则顺着她光滑的小腹,插进了她的三角地带中,摸上了她被黑色森林所包围的水濂洞。
  「哦……嗯……哼……嗯……」律子小嘴中发出了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吟,胸部也用力的向上挺起,同时一双玉腿也有些不知所措的交叉蜷起、放平。

  幸介用中指在她的蜜穴中抽插着,同时不时的用拇指去摩擦她的阴蒂,律子口中发出了如泣似诉的呜咽声,同时蜜穴中也涌出了大量的蜜液,将幸介的手指都浸湿了。

  幸介停止了双手的爱抚,发现律子雪白的肌肤上已经泛起了一层艳丽的桃红色。

  此时幸介迅速的脱光身上的衣服,被解放的大肉棒腾的一下弹了出来,在律子的面前耀武扬威的直晃动。

  律子羞涩的伸出右手,一把将幸介的肉棒给握住,感受到它散发出来的热气,娇羞的说:「还真是大呢!之前喝醉了还来不及看清楚,想不到幸介的大鸡鸡居然如此雄壮!」

  听着律子的称讚,本来就粗壮的肉棒变得更加粗大,幸介兴奋得抱着律子,律子伸出玉手牵引着幸介的肉棒来到了她已经泥泞不堪的蜜穴口。

  幸介腰部微一用力,肉棒已经进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因为律子的蜜液分泌得很充分,所以幸介的肉棒很顺利的就深入了她的蜜穴之中。

  幸介向前一顶,刚好插到了一个温软的肉上,律子忍不住得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声,一双玉腿紧紧的缠在了幸介的腰部,同时双手也圈着幸介的背部贴向她的身体。

  幸介趴在律子胸前,逗弄起她的两颗紫红色的乳头来,不时低着头又吸又咬,律子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律子骚痒难耐的求饶道:「幸介……好弟弟……别逗姐姐了……你动一动吧……」

  幸介接到命令后,开始腰部开始轻轻的动了起来,虽然两人曾经干过一次,但当时两人都处於喝醉酒的情况,今天幸介觉得律子的小穴紧窄无比,四周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肉棒,快感不断的从肉棒传到全身各处。

  刚开始的时候幸介还能沉得住气,但是随着快感逐渐变得强烈,幸介也有些控制不住了,动作开始大了起来。

  「嗯……顶的好深……啊……好棒……啊……好粗啊……爽死姐姐了……好舒服啊……」

  此时律子也放开了,嘴里说着淫词浪语,双手抓着幸介的臂膀,腰部随着幸介的冲刺用力的向上挺动着,让幸介的肉棒能够更深的插进她的蜜穴深处。
  「啪!啪!啪!」的撞击声有如急促的雨点般在室内响起,混合着粗重的喘气声和让人销魂的娇吟声,构成了一诱人的交响曲,不断的充斥着幸介的神经,此时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刺、冲刺、再冲刺!」

  「啊啊……啊……幸介……太棒了……啊啊……老师……要快活死了……啊啊……好棒……再来啊……」律子的臀部急骤的挺动着,彷彿装了电动马达似的,不断扭动。

  「啊……幸介……再大力干老师吧……老师全部……都是你的……啊……又顶到老师的花心了……啊……啊……再大力一点……老师……爱死你了……啊啊……」

  想不到平时端庄贤淑的老师,在性爱上居然会变得如此淫荡,幸介的欲火烧得更旺,浑身就像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似的,肉棒飞速的在她的蜜穴中出没着。
  随着「噗滋、噗滋」的水声,肉棒带出的蜜液四处飞散,溅得沙发上到处都是,但是沉溺在无边的快感当中的两人哪有心思去管这些小事。

  「啊……不行了……啊……要去了……啊……」律子的腰部猛的挺起,然后又慢慢的落下,与此同时,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蜜穴深处喷涌而出,正浇在幸介的龟头上,一股强烈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幸介没有刻意的压抑自己的快感,只觉腰间一麻,肉棒抵住律子的花心,滚烫的精精猛烈的喷射而出。

  「啊……好烫……又泄了啊……」受到精精的猛烈冲击,还处在高潮余韵的律子居然又再次达到了高潮。

  随着阴精再次喷涌而出,律子绷紧的身体也软了下来,全身虚弱的倒在沙发上,小嘴大张着呼呼直喘气,双目迷离,神情恍惚,整个人仍旧沉浸在刚才的快感当中。

  幸介静静的趴在律子的身上,倾听着她的心跳,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她的心跳渐渐恢複正常,律子也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不停的吻着幸介道:「幸介…你好厉害!刚才我差点死过去了,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次。」

  「老师……」幸介回吻着律子,心中涌起一种幸福的感觉。

  事后,幸介稍做清理,在确认看不出任何异样之后才离开。

  律子拿着抹布把沙发给擦乾净,想到刚才和幸介在这里翻云覆雨,律子的脸又红了起来,心里一丝甜蜜。

  隔天早上,幸介、大地、圭太三人聚在一起谈论H漫的内容,他们之所以会聊到这方面的话题,主要是大地跟一名画H漫的同学有所交流,而男人对於这方面的话题也都不忌讳,即使是在学校,只要旁边没有女生的话,就可以大辣辣的聊这方面的话题。

  突然律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三人立刻转头一看,只见律子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跟前几天的忧郁表情可以说是有很大的差别,至於其中的缘由也只有幸介这个当事人知道。

  三人一看到老师都纷纷上前打招呼,大地一看到美女老师过来,又立刻上前献殷情,却不知自已在律子心中只是个爱旷课,而且又满脑黄色思想的奇怪学生罢了。

  大家稍微讲讲话之后,律子上前帮幸介整理好围巾,虽然幸介觉得很惊讶,但也有些失落,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律子在跟他发生性行为之后,还能那么冷静的跟自已相处,幸介不免觉得自已只是被律子给玩玩罢了。

  但事实上正好相反,律子是在跟幸介做过之后才恢复精神,即使今天没有幸介的课,她也会想跟幸介见面,就算是现在…律子也有些想跟幸介接吻的冲动。
  律子心想:「不行!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学校做出不雅的事。」

  律子又稍微叮咛大家几句之后,就转身离开,看着律子的背影,大地在圭太耳边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老师跟幸介之间有点……怪怪的啊?」

  「你想太多了吧!」

  「可是……」

  其实圭太也看出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在知道事情真相之前,圭太打算保持客观的态度。

  当天晚上,幸介又去拜访律子,一听到是幸介来访,律子高兴的打开门让幸介进来。

  看到律子身上还穿着西装,幸介问道:「老师你还没换衣服啊!」

  「是啊!因为回家之后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所以我就懒得换了,幸好刚才事情全都解决了,你来的时间抓得真好!」律子一边说一边从冰箱拿出饮料来。
  幸介抓抓头说:「没有啦!幸好我没有打扰到你工作。」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之前不是说过,随时都欢迎你来的啊!干嘛这么客气!」
  听到律子的话,幸介觉得很感动,毕竟一名老师肯这么跟学生亲近已属难得,更何况是女老师,当然幸介也觉得律子有些疏忽大意,幸好自已不是H漫里的那种变态学生,或是那种起了偷窃之念的无赖。

  两人稍微聊聊天之后,幸介突然发现律子脸有点红,担心她是不是忙於工作而感冒了。

  对此律子摇了摇头,但是幸介觉得还是自已的责任,便起身说道:「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我也差不多该走了,谢谢老师的招待。」

  看到幸介正要往门口走去,律子不知那里来的勇气,冲上去抱着幸介说道:「你不要走!」

  「老…老师……」

  律子把幸介转过来,紧紧的抱着他撒娇的说:「求求你!幸介,抱紧我!」
  幸介内心又再次挣扎,一直在想自已是不是应该就这么顺着律子意,但是又想到律子是一名待嫁的未婚妻,自已一直跟别人老婆发生性行为,实在是很不好。
  这时幸介发现到律子的身体正在颤抖,还有那苦苦哀求的眼神,彷彿自已一但拒绝的话,律子可能会崩溃。

  经过仔细考虑,幸介最终还是决定要抱着律子。

  律子感受身体的束缚,她知道这是幸介认同自已的反应,於是高兴的更加用力抱着幸介,紧紧相依的两人,彷彿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一样。

  虽然律子满足了心灵上的渴望,但是身体的渴望却不满足,光是两人紧紧相拥,律子就觉得自已的小穴骚痒难耐。

  「幸介……」

  「老师……」

  「我们……来做吧?」

  「嗯!」

  两人紧紧相拥,嘴唇甜蜜的靠在一起,热情的舌吻起来。

  律子微微睁开秀目,柔媚地看着幸介,那会说话的眼光中充满娇羞和讚许,然后靦腆地微微一笑。

  接着律子要幸介脱掉裤子,并躺在沙发上,而自已责只脱掉内裤,便迫不急待的骑在幸介的身上。

  「啊~~」律子叫了一声,半张着嘴,全身颤抖着,说道:「幸介,人家想要……快给我……我忍不住了……快!快点干我!」

  听到律子的淫叫声,幸介兴奋的挺起腰部,坚硬的肉棒不断得在她那温柔的洞穴中横冲直撞。

  律子丰满的身体由於幸介的冲击上下波动,渐渐地她开始轻轻呻吟,继而喉咙里发出莺啼般的暱喃声,接着便开始语无伦次的呼叫:「啊……啊……幸介……老师……喔……啊……好爽啊……使劲点……再用力……啊啊~~」

  「老师……老师……啊啊……」幸介边干边喘息。

  「幸介……再快一点……啊啊……真是爽死我了……」

  幸介拚了命得加速冲刺,爽的律子淫叫连连,她已经如醉如癡,完全沉浸在男欢女爱的幸福欢乐中。

  「幸介……老师……真舒服……你干的人家……好爽啊……啊啊……幸介……快快……我要高潮了……」

  律子似乎是过於兴奋,所以高潮也来的很快,只见她激烈的扭腰摆臀,双手紧抓着自已的巨乳,阴道异常地紧箍不放。

  当律子的高潮平静后,累得趴在幸介的身上,身体柔软得像一堆烂泥,任幸介摆弄和抚摸。

  看到律子在自已的努力下被干的软弱无力,幸介隐隐产生一种无名的自豪感和满足感。

  这时幸介还没有射精,肉棒仍然硬挺挺地插在律子的体内。

  过了一会儿,律子稍微恢复了点体力,感觉到小穴里还很坚挺的肉棒,不由得脸一红,害羞的说:「幸介,你还真有劲……我都已经达到高潮……你居然还没射!你一定涨的很难受吧?」

  律子撑起身子,慢慢摇起腰来,粗壮的肉棒不断的撞击她的小穴,律子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讚叹的说:「啊!好大呀!幸介的大鸡巴…真是迷死人了~!」

  律子的小穴不断的套动着,嘴里不断的发出阵阵呻吟,低下头说道:「幸介,你也动吧!老师今天是安全期,你就尽情得射精,好吗?」

  幸介点点头,同时也配合的挺起腰部,律子的身体在幸介的冲击下开始上下起伏,渐渐地,喉咙里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突然,律子的身体开始颤抖,两手撑在后方,娇首左右摆动,大声喊叫:「啊啊……幸介……你要刺穿我的子宫了……啊啊……老师又要升天了……啊啊……要不行了……啊啊……」

  「啊啊……老师……你夹得这么紧……我也要……我也要射了!」

  「啊啊……射进来……幸介……快点射进来……天啊……啊啊……」律子的阴道又一次猛烈地吮吸幸介的肉棒,使得幸介忍不住要射精。

  「老师……我忍不住了……要射了……啊啊……」幸介的身体发出剧烈颤抖,大量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律子的子宫中。

  「呀!」律子大叫一声,也同时达到了高潮,只见她的身体颤抖着,胸前的巨乳不断的晃动着,阴道抽搐了十几下,然后整个人软绵绵得瘫在幸介的身上,秀目紧紧地闭着。

  「老师……」幸介伸出手温柔的抚摸律子的背。

  「幸介……你真棒!老师觉得好舒服喔!」律子低下头给幸介一个亲吻。
  正当两人还处於高潮的快感之中时,突然传来「叮咚!」的门铃声,律子和幸介吓了一跳,接着耳边又传来一阵门敲门声和男人的声音。

  「喂!律子…你在吗?」

  听到了直嗣的声音,两人大叹不妙,直嗣见屋子里没有人回应,无奈的说:「不在吗?算了,反正我有钥匙,自已开门好了。」

  这时幸介照着律子的指示躲到房间里的衣柜里面,自已彷彿变成一个跟别人老婆偷情的小王,幸介觉得很无奈。

  当直嗣走进来时,看到律子站在门口,问道:「你人明明在家嘛!为什么不开门呢?」

  「那个……我刚刚在上厕所,所以走不开……」律子试着说个谎,看能不能瞒过直嗣。

  幸好直嗣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看到律子身上穿着西装,手还有点湿湿的,就认为她并没有说谎。

  接着两人开始讨论有关结婚的相关事情,不过律子完全忘了今天要讨论这件事,刚看到直嗣带来的资料时还在满脸疑惑,直嗣很无奈,只好拍拍律子的肩膀要她振作一点,却不知律子的心早就不在这上面了。

  直嗣见律子有些心不在焉,担心她是不是累了,於是便提议今晚两人先休息,明天再把事情给做完,听到直嗣要回去了,躲在房里的幸介顿时松了一口气。
  确认直嗣离开之后,幸介才慢慢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两人顿时叹了一口气,感叹今晚真不是偷情的好时机。

  离别之前,律子主动搂着幸介跟他吻别,跟真正的未婚夫直嗣相比,幸介这个外人反而还比较像是律子的情人。

  事后两人约定再来一聚,明明双方都知道这是不应该做的事,但是偷情的快感却又让人无法自拔。

  第17章:律子结局(下)

  话说律子跟幸介上床差点被直嗣抓到之后,律子居然爱上了那种偷情的快感,同时身体也念念不忘幸介的大鸡巴,甚至有时还会想着幸介一边手淫。

  但是日子久了之后,律子却也开始烦恼起来,自已身为人家的未婚妻,实在不该这样跟别人偷情,而且对方还是自已的学生,如果被抓到的话,不但自已会身败名裂,同时幸介也会受到牵连,所以律子很烦恼自已到底该怎么办。

  某天中午,律子坐在走廊上的长椅发呆,直嗣看到后立刻上前叫了律子几声,但是律子一直在恍神,一直到直嗣拍了她的肩膀才回过神来。

  「秋山老师!…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喂!喂!你振作一点好不好!我看你是真的碰到了什么心事对吧?」直嗣无奈的说道。

  「那个……我……」律子讲话吞吞吐吐的,而直嗣并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只是单纯的在鼓励自已的未婚妻而已。

  直嗣说道:「你是不是有婚前恐惧症啊?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不如就跟我说吧!」

  「这个……」律子突然转换了说话的语气,有些严肃的说道:「秋山老师,你肯关心我,我是很高兴,但是这里是公共场合,这种私人的事情还是回家再谈吧!」

  直嗣一听先是一愣,然后无奈的说道:「喂!喂!刚才明明就是你在那边恍神的吧!现在反倒是在数落我了,再说……现在是午休时间,谈论这个又有什么不可以啊?」

  「但是……」虽然律子想转换话题,但是被直嗣这么一反驳,只觉得自已变得很尴尬。

  看到律子的窘境,直嗣也不好太为难她,说道:「我知道了啦!结婚的事情…我今晚去你家再谈吧!」

  「也好,只是……学校这边有不少东西要收拾,可能要晚一点。」

  「你是有很多行李吗?」直嗣问道。

  律子点点头说:「对,就是书…稍微多了一点,虽然我已经用不到了,但我想把它们捐给图书馆,当作是一点回馈。」

  直嗣:「这种事情找学生来做不就好了,何必要那么麻烦呢?」

  「这可不行喔!自已的事要自已做。」跟爱偷懒的直嗣不同,律子正经八百的说道。

  直嗣无奈的说:「知道了啦!可惜我也有一些事,恐怕无法帮你。」

  「我知道了。」

  跟直嗣讲完话后,刚好上课钟响了,直嗣拿到了律子公寓的钥匙后,就往自已的上课教室走去。

  在那之后,律子拉着托车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只见车上摆满了书,堆的像一座小山那么高。

  一路上有不少人想帮律子的忙,但是她都一一拒绝,虽然很辛苦,但她很坚持一定要靠自已来完成。

  律子有些烦闷的心想:「虽然说我坚持自已的事要自已做,但我好像有点太不自量力了,等一下要找几条绳子来把书给绑好,不然像刚才一样散落一地的话就不好了。」

  正当律子回到教学区的时候,突然听到幸介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幸介立刻往自已的方向跑了过来。

  幸介惊讶的说道:「好多书喔!老师这些书是哪里来的啊?」

  律子:「这些是我要捐给图书馆的,我结婚之后就要辞职,刚好把这些书留给学生们用。」

  「这样啊……对了!不如我来帮老师把书搬到图书馆吧!」

  「啊!可…可是……」

  听到幸介的话,反而让律子犹豫起来,因为每次和幸介独处时,律子的心都会跳的很快,律子很怕自已会这样真的爱上幸介。

  「老师?」

  律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那就麻烦你帮忙啰!幸介。」

  「交给我吧!」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回到教学区时,律子无奈的说道:「呼……就算弄完今天的……结果东西还有这么多!」

  幸介:「老师,如果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吧!」

  律子:「好的,不过…今天真是多亏你来帮忙呢!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恐怕要弄到天黑呢!」

  接着律子想要请幸介喝杯饮料当作报答,突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两人转头一看,只见圆走了过来。

  一看到圆的身影,律子感到有些不安,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圆:「幸介,你在这里做什么?」

  幸介:「我刚刚在帮老师搬书,那你呢?」

  「我是被爸爸叫来学校处理一些事情的,对了!幸介,家里的沫浴乳已经用完了,我们一起去买吧!」圆话一说完就要拉幸介离开。

  律子好奇的问道:「等一下!为什么幸介要跟你一起去买东西?而且新年参拜的时候……难道说!你们是住在一起的吗?」

  其实到现在律子还不知道幸介到底住在哪里,只知道他搬了家,还住在镇上而已。

  圆:「这种事情又跟你没有关系。」

  「那…那个……」

  圆的说法也没有错,毕竟幸介已经大学快毕业了,即使是在外面租房子,甚至是男女同居什么的,律子虽然身为老师,其实也管不了那么多。

  见两人讲话有股火药味,幸介赶紧上前劝阻。

  此时圆正大光明的说道:「我跟他…可是同居的关系喔!」

  「什么?!」律子吃了一惊,想不到居然会有这种事。

  「小圆!」

  「我们同居在一起!」

  虽然幸介要圆别那么大声的说出这件事,但是圆却故意的越说越大声。
  律子像是受到打击似的,惊讶的说:「骗…骗人的吧…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老师…请你听我解释。」

  虽然幸介想要解释一下情况,但是圆却故意补刀的说:「事先声明喔!我们两个同居可是有受到双方父母的同意,所以老师你不用知道也没关系!」

  「怎么会……」

  「我们走吧!幸介。」

  圆话一说完就要拉幸介离开,完全不顾幸介的想法。

  看着两人的背影,律子哀伤的心想:「难道说…她们两人是在交往吗?」
  律子知道自已要跟直嗣结婚的事情,让原本喜欢直嗣的圆不得不放弃了自已的感情,所以她会对自已没有好感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律子万万想不到,自已最爱的学生幸介居然会跟圆同居在一起,到底两人是什么样的关系?究竟有没有在交往?律子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断的思考这些问题。

  在那之后,律子为了查清事实的真相,打听到了幸介的住址,一大早就到幸介的家门口来。

  不过律子却不敢进去,只是不断的在外头张望,想试着能不能从窗户里看到什么。

  最后律子鼓起勇气喊道:「请问有人在吗?」

  「来了!」

  律子听到了幸介的声音,总算证实她并没有找错地方,但同时又为幸介跟圆同居一事而感到苦恼。

  幸介把门给打开,一看到律子先是吓了一跳,惊讶的说:「老师!你怎么会来呢?」

  「早安啊!幸介。」

  律子先打声招呼,正当她要接下去说话时,屋子里又出来了一个,来者正是圆。

  圆一看到律子来找幸介,心情立刻变的不爽起来,不高兴的说道:「请问你有何贵干呢?一个老师一大早就来拜访学生,不觉得很奇怪吗?」(嫉妒心  3)
  「那个……我是有一些事要来找幸介的。」看到圆如此不客气的态度,律子讲话不由得变的吞吞吐吐起来。

  「幸介!」圆大声的对着幸介喊道。(嫉妒心  1)

  「哇啊啊!小圆…冷静…冷静!」幸介慌张的说道。

  看到气氛有些紧张,但是律子还是问了她最想问的问题:「幸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是跟表姐住在一起的吗?」

  「这个……」

  幸介无言以对,律子又接着说道:「我有打过你家的电话,但是接电话的人也不是琴月……你是之后才跟琴月交往的吗?你所谓的表姐又是什么人?我…我只是很担心你……而已……」

  律子说着说着,发现自已居然对圆感到嫉妒,最后那一句「担心你」彷彿是在提醒是自已,为人师表千万不要越过那一条线似的。

  幸介知道纸包不住火了,所以打算说出实情,不过他想先徵求圆的同意,不料!圆自已反而把真相给说出来了。

  「相亲。」

  「咦……」单单是这两个字,就让律子感到很不安。

  圆:「我之所以会跟幸介住在一起,都是我爸爸跟他的朋友所安排的相亲活动,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住在这里而已,另外…我姐姐也会以监护人的身份住在这里,所以我们不会发生那种……会令老师担心的事情。」

  听完圆的话,律子的不安稍微减少,圆因为不想再外面待太久,所以就先行回屋子里去。

  这时律子说道:「幸介…虽然说是在担心你…但是这样不请自来,还真是不好意思。」

  「不会…不会…老师你太客气了。」幸介挥挥手说。

  听到了幸介的话,律子的心情好了起来,不过她还是很好奇,究竟幸介是怎么看待圆这位未婚妻的。

  幸介觉得很尴尬,只好跟律子打马虎眼,不过律子很清楚,虽然幸介嘴巴上说只是为了找地方住而住在一起,但是两人的感情一定很好,最起码是朋友关系。
  律子心想:「虽然琴月对人的态度比较冷漠,但是跟幸介相处久了也会被他迷上,这样的话…如果琴月真的爱上幸介而跟他……不行!这个样子绝对不行!」
  原本律子还在希望幸介能够早日交到一个女朋友,想不到现在听到他有未婚妻了,自已反而无法接受。

  见律子正在发呆,幸介对她叫了几声,这时律子才回过神来。

  两人又稍微讲了一些话之后,律子这才离开,一路上想的都是幸介跟圆的事情,如果两人真的结婚的话,那么自已该怎么办呢?

  几天后,律子又坐在学校的长椅上想事情,经过多日的考虑,律子下定了决心。

  律子到操场找直嗣说道:「秋山老师,今晚…我有话要对你说…可以请你晚上来我家一趟吗?」

  直嗣有些惊讶,因为律子是不会主动邀请自已来家里的,直嗣没有想太多而爽快的答应,看着直嗣单纯的表情,律子心里感到很无奈。

  隔天早上,幸介想要去找律子,但是其他老师却说她今天请假,但是理由不明,幸介很担心律子,所以决定去看她。

  知道幸介来访,律子很高兴的开门迎接,不过幸介却发现律子眼睛有些泪光,眼睛也红红的,似乎很疲惫的样子。

  两人在客厅喝口茶后,律子正经说道:「幸介…我之所以今天请假,那是因为…我昨晚正在跟秋山老师讨论要解除婚约的事情。」

  「什么?!」幸介大吃一惊,因为他想不到律子会突然改变心意,向直嗣提出解除婚约的事情。

  这时幸介不由得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已的关系,而害得律子要跟直嗣毁婚。
  看到幸介担心的样子,律子温柔的说道:「你不用担心!幸介…我跟你的事…我并没有说出来,秋山老师也没有发现,只是……当我提出要解除婚的时候…他拒绝了……」

  「这样啊……」

  律子:「我之所以要解除婚约,那是因为…我找到比秋山…不!是比直嗣还要更喜欢的人!」

  「咦?!」

  「倒不如说…我本来就喜欢那个人。」律子说出这句话后,脸害羞的红了起来。

  幸介很惊讶,同时也跟着心跳加速起来,虽然幸介没有那个自信认为律子喜欢的人就是自已,不过他的心里也有一丝期待。

  律子故意没有透露对方得身份,接着说道:「我跟他认识…也不一两年的事了,但我却是到最近才意识到自已喜欢他…呵呵,我还真是迟钝!」

  「没有这回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最初跟直嗣交往的时候,他就先劈腿了,而且是跟琴月。」

  「小…小圆?!」幸介很惊讶,想不到律子她们三人之间原来是这样的关系。
  律子接着说道:「虽然说直嗣劈腿了,不过他啊……比起被人追求,他更喜欢自已去追求别人,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我,当然啦!这些事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不过…我当时心里一点感觉也没有,既没有因为直嗣劈腿而生气,甚至连一点嫉妒、吃醋的感觉都没有。」

  「老师……」

  「不过,我现在想通了…我原本以为自已可以跟直嗣共度一生,但事实上我却另有喜欢的人。」

  律子先是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现在我跟直嗣处於很尴尬的阶段,毕竟都要办婚礼了,我才要提出毁约,我必须要向直嗣负责才行。」

  幸介问道:「可是…秋山老师一定不会答应的!那么老师跟你喜欢的人该怎么办呢?」

  律子:「这个嘛……总之,我绝对不能把他给卷进来。」

  「老师…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呵呵,不告诉你!」

  虽然律子硬是要刻意隐瞒,但最后还是说不过幸介,只好乖乖的点头承认。
  律子害羞的说:「真是抱歉!明明师生恋是禁止的,但是我还是喜欢上了你…如果我早点察觉自已的心意的话…就不会让那么多人受到伤害了。」

  「老师……」

  律子安慰的说:「你不需要感到自责,直嗣那边我会负责的,你只是接受了我的邀请而已,不会有事的。」

  「可是……那个……」

  看到律子坚持要独自一个人扛起责任,虽然幸介还是觉得不妥,但是又说不过律子,只好乖乖的把事情交给她处理。

  在那之后,虽然律子试着说服直嗣,但是直嗣很顽固,一直不肯解除婚约。
  另一方面,幸介跟律子的感情反而越来越好,自从律子承认自已喜欢幸介之后,幸介每逢假日就会去拜访律子,两人有时单纯的聊聊天,有时兴致一来就直接在沙发上干炮,而且律子还会优待幸介无套内射,就连未婚夫直嗣都没有这种待遇。

  后来某一天,幸介在放学的时候碰到了大地,大地不由分说得直接把一袋的A片交给了幸介。

  大地:「幸介,这是我借给朋友的A片,虽然他今天还我了,不过量实在太多,麻烦你帮我藏一下!」

  幸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的!要是被老师发现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大地笑道:「哼哼!只要不被发现不就好了吗?那么…万事拜託啰!只要你平安的把它送回我住的地方,我就特别允许你从里面选三片喜欢的回家欣赏!」
  「我…我才不要呢!」幸介既害羞又大声的说。

  正当幸介要离开学校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人,袋子里的A片还掉了一地。

  「抱…抱歉!」

  「哎呀!幸介…走路要看路,不可以东张西望的。」

  幸介抬头一看,发现撞到的人原来是律子,同时两人把目光集中在地上的A片,幸介整个人愣在那边。

  律子有些生气的说道:「幸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这样的!我……」幸介赶紧蹲在地上把A片给收起来。

  「不行喔!再怎么样也不能把这种片子带到学校里来啊!」律子话一说完也蹲下来帮忙捡。

  「老…老师……」

  「呵呵,看来你积了很多嘛!」律子一边帮忙,一边小声的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虽然幸介想解释清楚,但此时话根本就说不好。
  律子温柔的说:「你跟我来一下,老师来安慰你喔~!」

  「咦……咦咦咦咦咦咦?!!!」

  幸介很惊讶,因为他万万没想到律子居然会在学校说出这种惊人的话。
  律子笑着说:「你不要叫的那么大声嘛!趁着现在是放学时间,人没有那么多,老师我来帮你发泄一下。」

  律子话一说完就拉着幸介来到校园的角落,这个地方十分的隐密,就连幸介在学校读了四年都没有发现这个地方。

  律子笑着说:「好了!幸介,在这里的话就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发现了,你赶快把你的小弟弟掏出来吧!」

  「老师!你是真的要做吗?」幸介以为律子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是来真的。
  律子用委屈的语气说道:「因为人家不想要幸介看这种下流的东西来自慰嘛~!」

  「那个……我……」

  「我知道男孩子有时性欲会很旺盛,但是比起用自慰的方式,不如来跟老师说一声,老师随时都可以帮你处理的喔~!」

  听到律子的话,幸介立刻硬了起来,律子隔着裤子抚摸幸介的肉棒说道:「老师一直很担心幸介…怕你学会性爱之后,如果没有订期发泄的话…会不会对别的女孩子出手,所以…就让我来帮你吧!老师保证会让你爽歪歪喔!」

  此时幸介终於忍不住的掏出肉棒,律子看到后立刻解开衣服扣子,用她那丰满的巨乳帮幸介乳交起来。

  律子的乳交技巧非常的熟练,在跟幸介多次的肌肤之亲后,已经摸清楚哪边是幸介的敏感地带。

  只见律子先用舌头舔了几圈龟头后,再缩紧双颊配合舌头、上颚,宛若阴道肉壁紧紧夹住龟头,上下吸吮了数十下,传来阵阵快感。

  幸介呻吟的说:「呜呜~老师!不行啦!我……啊啊……好爽啊~!」
  律子淫笑的说:「嘻嘻~幸介都已经硬成这样了,如果不射出来的话,你等一下回的去吗?」

  律子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幸介大叹不妙,毕竟自已的性欲也被激发出来,如果不射一发的话,恐怕肉棒都没办法消下去。

  见幸介不再说话,律子淫笑着继续低头口交,同时用自已的巨乳帮肉棒按摩,虽然不时会被内衣给摩擦到,但也很舒服。

  此时幸介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痛快的射精,尽早解决这一场香艳的淫事。

  律子握着幸介的肉棒,接着慢慢的把肉棒含深入她的喉咙里,接着开始自己动起头,用喉咙、舌头摩擦龟头,没几分钟,律子的口水流的满嘴都是,还有数条口水黏柱悬挂在下巴,看到长相秀气漂亮的律子变成口水乱流的淫荡模样,幸介觉得自已真是血脉喷张,欲火焚身。

  在律子嘴巴的套弄之下,幸介终於忍不住,达到了爆发的边缘。

  「啊啊啊~~老师……我忍不住了……啊啊……」

  一瞬间,积在体内的精液全数喷在律子的嘴里,虽然律子试着吞嚥幸介的精液,但还是有不少流到了胸部上。

  事后,幸介无奈叹了一口气,而律子则把幸介的A片给没收了。

  虽然幸介想要拿回来,但是又怕引起更多的误会,只好乖乖的让律子把那些A片给处理掉,后来大地知道之后发出了惨痛的悲鸣,差一点就要跟幸介绝交了。
  隔天在学校,律子跟直嗣又在为婚约一事而吵架,面对不肯说明理由的律子,直嗣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完全不管会不会有人来,直接抓着律子的领子吼道:「我才不管你怎么想呢!喜帖都发出去了,场地也都订好了,你的婚纱也都准备好了!事到如今…我怎么可能会同意取消!」

  被直嗣粗鲁的对待,律子感觉到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脸色也吓的发青了。
  这时直嗣看着律子丰满的肉体,想着原本将来两人可以共组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但事实上自已却没有真正的完全佔有她。

  突然直嗣想到了什么,放开律子说道:「律子…我记得…你这几天是危险期吧?」

  「这…你现在问这个干嘛?」

  「就是要趁现在问啊!既然你一直要解除婚约的话,那就别怪我直接把你干到怀孕,这一来的话即使你想赖也赖不掉!」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会同意那种事吗?」律子怒道。

  「那就把话说清楚啊!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听你解释过为什么突然要把婚约给解除掉!」

  「这……」律子心想:「不能说!绝对不能把幸介的事给说出去。」

  「律子!」

  听到直嗣的怒吼,律子只好说她自已有更喜欢的人,对於这个答案直嗣自然是不会满意,毕竟他可从来都没有看过律子跟哪个男性有比他深的交情。

  突然间,直嗣想到了什么,淡淡的说道:「等一下,好像有这么一个……」
  听到直嗣这么说,律子明显受到动摇,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看到律子的反应,直嗣问道:「你改不会……喜欢年纪小的吧?」

  「你…你说这种话有什么证据呢?」律子心虚的说。

  直嗣怒道:「你还想装傻吗?那好…我直接去找心羽!」

  「别这样!这件事跟那孩子一点关系也没有!」

  看到律子如此激动,直嗣很确定自已的推断并没有错,说道:「哼!你果然是喜欢心羽嘛!」

  被直嗣猜出对方是幸介,律子愣在那边,直嗣无奈的说道:「你也真是无可救药,居然为了一个学生而放弃了自已的婚约。」

  律子无言以对,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直嗣见律子已经放弃抵抗,便伸手搂着她的腰,完全不在乎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学校。

  「不要!快放开我!」虽然律子试着脱困,但是直嗣的手搂的很紧。

  突然有个人拍拍直嗣的肩膀,直嗣生气的转头骂道:「是谁啊?嗯…心羽?」
  律子也转头一看,来者正是幸介,律子虽然也很惊讶,但也没忘了要趁机脱离直嗣的怀抱,但是也不敢站在幸介的旁边。

  直嗣怒道:「你这臭小子!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直嗣随时会发火,律子担心不已,但是幸介却冷静的说:「秋山老师,律子老师不是很讨厌你这样吗?身为婚约者不应该这么做。」

  「婚约者吗?」听到幸介的这一句话,直嗣的态度稍微冷静了下来,问道:「你刚才…不会是想用拳头来阻止我吧?」

  幸介:「虽然我讨厌暴力…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也是会出手的!」
  「喔?胆子不小嘛!还是说你是看到律子在场,所以在那边装逼的?」直嗣话一说完便握紧拳头,彷彿两人随时都会打起来。

  律子赶紧跑到两人中间去劝架,但直嗣此时已经怒火中烧,完全听不进去。
  幸介拍拍律子的肩膀,温柔的说:「老师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虽然直嗣很想把幸介痛打一顿,但他还保有一点理志,在动手之前问道:「心羽…你是不是喜欢上律子了?」

  「这……」幸介跟律子一样,明明两人互相喜欢,但是碍於他们是师生恋所以不敢公开。

  直嗣冷笑道:「我老实说好,今年三月中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距离现在也没多少时间了,你这辈子跟律子是注定无缘的!」

  「呜……」

  幸介虽然想反驳什么,但是却无话可说,最后直嗣又落下一句狠话之后就转身离开。

  当直嗣不见人影之后,幸介跟律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幸介。」

  「老师你还好吧?你的身体还在发抖呢!」

  「我没事…我很好……」虽然律子是在逞强,不过只要幸介没事,对她来说这比什么都重要。

  幸介问道:「老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这个嘛……」律子依旧无言以对,如今事情已经曝光,再加上直嗣坚持不肯解除婚约,两人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让时间流逝。

  当天晚上,律子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叹气,满脑子想的都是白天的事。

  事实上律子在跟直嗣表明要解除婚约的时候,也有跟自已的父母谈论过这件事,但是作长辈的只是当律子有婚前恐惧症,完全不当作一回事,这让律子更加无奈。

  「如果那一天……我跟幸介都没有喝醉的话……」

  律子不由得想起当时她和幸介去居酒屋吃饭的事情,如果两人都没有因为酒后乱性的话,那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事,但会不会有好的婚姻生活就不知道了。
  律子无力的躺在沙发上,眼睛看着天花板,脑袋却在想跟幸介在沙发上干炮的事。

  想到平时毫不起眼的幸介在床上居然是如此的勇猛,那让人着迷的大肉棒是直嗣远远比不上的,每一次做爱幸介都会贪婪的吸吮自已的胸部,那种异样的快感令人陶醉,这时律子才知道,这才是她要的幸福,而不是被逼着去当待嫁的新娘。

  律子想着想着,不由得开始手淫起来,嘴里喊着幸介的名字,伸手爱抚自已的小穴。

  「啊啊……幸介……我还要……再来……不要停……」

  突然间,一股淫水从小穴里流了出来,律子有些惊讶,虽然她最近比较少手淫,但是也不曾一下子就流出那么多淫水。

  律子心想:「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在想着幸介…居然就……」

  这时律子想起白天直嗣说的话,心想:「对了!我这几天是危险期嘛!听说女人这时很容易性欲高涨,听说是为了要怀孕而产生的现象,有了!反正我迟早都要嫁给我不喜欢的直嗣,那我偷偷留个跟幸介的纪念品也不算太过份吧!」
  此时律子已经被性爱给冲昏头了,居然有如此大胆的想法。

  隔天早上,幸介还在担心律子会不会有事,却看到她一脸兴奋的对自已说:「幸介,你今晚有没有空来我家?」

  「有啊!当然有空啦!」幸介立刻脱口而出,但又惊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律子:「今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我希望幸介你能来我家一趟。」
  「我知道了,我放学的时候会去拜访老师的。」虽然幸介觉得事情有些古怪,但他坚信律子不会害他。

  这时直嗣走了过来,他用平常的语气劝律子早点放弃幸介,但是律子坚持不肯,同时也肯定的说,即使将来幸介从学校毕业,她们两人也不会变成陌生人。
  见律子态度如此强硬,直嗣也不好再说什么,打算转换话题改跟律子约炮,但是律子却以危险期要直嗣打消这个念,就算是戴保险套也不肯。(直嗣活该!)
  当天晚上,一切都跟律子所安排的一样,只见幸介躺在沙发上,任由律子骑在他身上,不断的扭腰摆臀。

  「啊啊……老师……你的小穴吸的我……好…好爽啊!」

  「呵呵…幸介…再来啊…再插深一点!」

  虽然幸介早就料到可能事情会变成这样,但他还是经不住律子的诱惑,跟她打起炮来。

  幸介喘息的说:「老师…你说今晚是你很特别的日子…到底是有什么事?」
  「嗯…今天是人家的安全期嘛~!所以我打算邀幸介一起上床干炮…难道幸介你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幸介诚实的点点头,胯下的肉棒也插的更用力。
  律子一边浪叫,一边说道:「因为这样…今晚我特别允许幸介你可以无套内射喔~!完全不用顾虑…尽情的射到最里面来吧!」

  「好…好的!」

  幸介一听兴奋的挺腰猛干,肉棒每一下都插到律子的子宫口,让她爽到极点。
  「啊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幸介的大鸡巴……好棒啊!……痒了一个晚上的屁股……现在被大龟头……插的好舒服、好爽啊!……啊啊啊……老师好喜欢……被幸介干的感觉了啦~!……啊啊……真的好爽喔~~」
  律子爽的发出阵阵呻吟,双手也不自觉的揉起自己的巨乳,气质的脸庞满足的享受着,心想:「啊啊~~真的是太爽了!在危险期跟别人做爱真的好爽!啊啊……不行!我又要……高潮了啊!」

  在律子达到高潮的瞬间,幸介也把肉棒抵住子宫口,痛快的在里面射了精,大量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律子体内。

  律子虚弱的趴在幸介身上喘息,丰满的巨乳压在幸介的胸前,律子摸摸幸介的脸问道:「幸介…你还能在做吗?」

  「嗯,当然!」幸介点点头说。

  「那好…这一次我想要用正体位来做,你可要跟刚才一样,在老师体内射?很?多?喔~!」

  听到律子的话,幸介的肉棒又迅速的硬了起来,幸介将律子扑倒在沙发上,不断的挺腰猛干,每一下的插到最里面。

  「啊啊啊~~好棒、好棒!……大鸡巴干的……人家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幸介……再干的深一点……就算把老师干坏了……也没关系……啊啊啊~!!」

  律子脸红脖子粗的放肆浪叫,赤裸的淫肉满是汗水,平时灵动的眼神也逐渐上翻露出眼白,双手更是猛捏自己的奶子和乳头。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在猛操了几百下后,律子又即将达到高潮,忽然双手紧搂着幸介的脖子,表情扭曲、脑袋上仰,流出口水的嘴角发出哀号的淫叫声:「啊啊啊~~!人家…人家要不行了!……幸介……你快点射出来……把人家的小穴……射得满满的……啊啊……不行了!……人家要忍不住了啊啊啊啊~!!」

  律子大叫一声,全身激烈颤抖,阴道也急速收缩,狠狠箍住幸介的肉棒,丰富的肉摺也紧咬住敏感的龟头,高潮的水柱也从前庭喷了出来,瞬间把沙发弄湿一片。

  「喔喔喔喔~阴道变的好紧,老师…我也要射啦!!」幸介大吼一声,将要爆发的插进小穴的深处。

  下一个瞬间,幸介的肉棒爆发开来,滚烫的精液全数射进了律子的小穴,律子双腿夹住幸介的腰,好让他能够射的更里面。

  高潮过后,幸介累的趴在律子的身上,律子抬起头来给他一个亲吻。

  律子感受到肚子里的温暖,心想:「啊啊……好烫啊!幸介射了那么多应该够了……精子的活动力一定很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怀孕了!」

  或许是老天听到了律子的心声,后来律子发现自已怀孕的时候,推算日子刚好就是那几天,律子很惊讶,同时也很高兴能够怀上幸介的孩子。(一切都是由我们玩家来控制,要走律子的结局的话,那就一定要干到怀孕!)

  隔天一早,幸介高兴的跟律子打招呼,此时律子抱了一堆书想要请幸介帮忙搬,幸介自然是义不容辞,事后,两人又……

  「啊啊……老师……你这样……啊啊……」

  「呵呵……老师弄的你爽不爽呢?幸介。」

  为了报答幸介的恩情,律子又拉着幸介到校园的角落去偷情,律子心想:「只靠昨晚那些还不能安心,最起码在危险期结束之前,我要让幸介多射一点!」
  在律子的乳交下,幸介的肉棒硬的跟铁棒似的,只见上头沾满了律子的口水,看起来亮晶晶的。

  律子脱掉自已的裤袜和内裤,用背后站立的姿势跟幸介干炮。

  「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幸介的大鸡巴……好粗、好硬……老师被搞的……好爽、好爽……啊啊啊……」

  看着律子又开始淫浪的呻吟,幸介右手抓着律子的奶子,左手抓着她得大腿,胯下的肉棒猛然一刺,龟头迅速的在湿滑的阴道里来回穿梭,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律子流出不少淫水。

  「啊啊……好棒、好棒啊!……人家淫荡的模样……只给我的幸介看……呜啊啊……幸介……再用力一点……不要停!……呜啊啊……身体变的好热、好热……啊啊啊……」

  律子一边呻吟,丰满的乳球也跟着身体上下抖动。

  幸介听到了律子的要求,稍微调整一下姿势,双手一拉,律子的双臂也因为被幸介这么一拉,而挺起她那丰满的巨乳,幸介马上疯狂的摇起他的熊腰,瞬间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大响,每干一下律子的巨乳都剧烈的上下摇晃,整个人也爽得淫叫连连。

  「喔喔喔啊啊~~不要!不要这么猛啊!……全身骨头会散掉啊啊啊~!……喔喔喔……不要这么大力……人家会忍不住大叫啦……啊啊啊啊……人家的小穴……被干得好爽……好舒服啊啊啊!!!」

  「怎么样?老师…我干的你…爽不爽?」幸介满头大汗的问道。

  「喔喔喔啊啊~~好爽、好爽啊!……幸介好厉害、好威猛……老师的小穴……被干的有够爽的……喔喔啊啊~~好爽、好舒服……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再干下去……老师会坏掉……会坏掉的啦~!」

          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一阵猛干抽插之后,肉体的撞击声有如格林机关枪不停的响着,律子仰头放肆的淫叫,灵动的双眼翻白无神,淫荡又愉悦的口水不停从口球的小孔渗透出来,接连高潮的快感让她快要昏了过去。

  这时幸介也快要到达极限,射精的冲动让他忍不住越插越快,低吼喊道:「啊啊……老师…我要射了……要射了啦!!!」

  「射进来…幸介…快点射进来!人家的小穴想要你内射…啊啊……我也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

  在律子的淫叫声中,幸介将滚烫的精液全数射进了律子的小穴,律子被干的失神,差一点就要尿失禁了。

  在那之后,律子跟幸介变的更加贪得无厌,周末假日,幸介只要有空都会在律子的公寓跟她干炮到晚上为止。

  在学校,律子有时会故意用一些藉口来要求幸介跟她来上一炮,还特别要求幸介除了她以为不能跟其他女孩子说话,更不能随便瞄她们,不然的话就要来一炮当作惩罚。

  幸介几乎每天都会被律子给榨乾,幸好两人偷情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两人就这样持续到3月13日。

  当天晚上,幸介独自一人站在公寓的门口,因为律子不在家,所以只好在外面等候。

  事实上幸介在今天早上收到一张喜帖,正好是律子跟直嗣的结婚喜帖,不用说…自然是直嗣故意寄的,幸介收到喜帖后,便一直在等律子回家,打算跟她谈谈这件事。

  当律子回来的时候,看到幸介站在门口觉的很惊讶,赶紧上前喊道:「幸介!」
  「老师!」

  虽然律子有千言万语想对幸介说,但是当两人见到面的时候,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师!」

  「咦?是……是……」

  听到幸介的呼唤,律子赶紧打起精神来,只见幸介一脸正经的说:「我想要让老师幸福!」

  「幸介……」虽然幸介眼神充满坚定,但是律子无法给他任何答覆,所以问了他一个问题:「那我问你…幸介,你觉得老师如何才能算是幸福?」

  「那是……」

  「幸介,你一定答的出来的!那个答案我也很清楚,只是……」

  其实两人都想到了一个共同的答案,但是那样会牵扯到很多问题,所以并一定是最好的路。

  正当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律子突然笑了起来,但是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奈和哀伤。

  律子笑着说:「直嗣是不是也给你喜帖了?」

  「是的……」幸介老实的承认,还把帖子从怀里拿了出来。

  律子:「既然你知道了婚礼的地点跟时间…我希望你当天能够照着自已的意志来行动,无论你是来或不来,又或者有着什么样的答案?我都不会后悔!」
  「老师……」

  律子话一说完,跟幸介说声再见之后,就转身离去。

  幸介站在原地心想:「属於老师的幸福吗?」

  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