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实验室 2
实验室 2
 门德兹猛地想起伟大教主大人的嘱咐,随即脚一松,大吼一声:“来人,把这个叛徒给我绑起来,严加看管!!”随着村长的一声召唤,两个村民如饿虎般把路易斯绑成了个粽子。

  路易斯心头一凉,一股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明白这最后的逃跑机会是没有了……

  傍晚,城堡内。

  一个小矮子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他是这座巍峨城堡的第八代主人雷蒙。萨拉扎。自从他归顺了光明教教主萨德勒后,便一直虔诚的相信这位伟大的教主将带给自己乃至这个世界与新生。为此他不惜违犯家规,将家族封印的寄生虫奉献给了教主大人。因为教主曾经说过:“这是改革这个世界所必须的力量!”
  今晚他等在这里是为了接一个人,虽然教主说那个人是值得信任的伙伴,但是萨拉扎却对此保持怀疑,他觉得只有自己才是教主最忠实的追随者。

  城堡的门开了,走进一个身材魁梧的特种兵,他肩头扛着一个麻袋,上面开着口,看袋子的形状来说里面是个人。

  “啪啪~~啪啪”,萨拉扎拍掌迎来,“欢迎你回来克劳撒!”

  特种兵不屑地瞧了瞧面前的这个小矮子,说实话,他心中非常看不起这个阴阳怪气的小矮子,靠着祖传的寄生虫才博取了萨德勒教主的欢心,仅此而已。
  不过身为同僚,他也不得不做足面子功夫,“哈哈,好说,萨拉扎族长,我们进去谈。”说毕竟抢先走向了大厅的会客室。

  萨拉扎一脸愠色,背后的两名随从中的一名刚要准备上前教训一下克劳撒,被萨拉扎一个手势制止了。萨德勒教主一直让他与克劳撒和睦相处,想到教主的谆谆教诲,萨拉扎把这口怒气咽了下去。

  “你这次带回来的猎物是什么?”萨拉扎在会客室内好奇的看着脚边的麻袋。
  “想知道的话,自己打开看。”克劳撒往边上的沙发上一躺。

  萨拉扎眼中的寒光一闪,笑嘻嘻的吩咐道:“打开看看。”

  麻袋打开了,里面是一个被绑着的少女。她的最被堵住,真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些奇怪的人。嘴里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萨拉扎好奇的看着这个女孩,问:“这个丫头有什么用,教主让你去捉这么个小丫头回来?”

  克劳撒嘿嘿一笑,回答道:“这个小妞可是美国总统的千金哦。”

  萨拉扎顿时瞪大了眼睛,盯着正在蠕动身体的女孩。“不会吧,这下可真的搞大了。”他暗暗想着。

  撕拉,克劳撒把封口带撕去。女孩大口喘着气,恶狠狠地道:“快放我走,否则你们别想有好果子吃!”

  萨拉扎微微一愣,随即冷笑道:“没想到总统的女儿还是个小辣椒!她叫什么名字?”

  “阿什莉。”

  萨拉扎淫邪的走上去,在阿什莉的胸前摸了一把,“嘿嘿,没想到你这个地方不大,脾气到很大嘛!”

  阿什莉何时曾受过如此侮辱,她气得用头一顶面前的这个小矮子。萨拉扎不曾防备,顿时成了滚地葫芦。

  他一声怪叫,“呀,这个小丫头胆子真不小,给我狠狠教训她!”

  克劳撒感觉好笑,他并没有出手,他知道虽然这个小矮子没什么实力,但是他身后的两个左右手却是实力不凡。

  “别弄死她,我现在去见教主大人,你就帮我好好看管这个小妞!”

  萨拉扎恨恨地答道:“我怎么会弄死她,我会好好的疼她的。”一示意左右手上前架起阿什莉走进了边门。

  “放我走……”阿什莉被绑在了石床上,她惊恐的看见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抓住了手臂,“你……你要干什么?”

  “嘿嘿,赐予你伟大光明教的圣物。”萨拉扎在一旁嘿嘿怪笑道。

  “不要啊……放手……”,针头已经在此时刺入了少女白皙的胳膊上,一颗卵状的东西被注射进了身体里。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同伴了……”萨拉扎哈哈大笑。

  “不………………”少女无助的悲鸣在偌大的城堡内回荡。

  同一时刻,纳西莎赶到了城堡外,看着巍峨耸立在眼前的古堡,她露出了轻蔑的表情。事实上,对她来说这几乎和放到保险箱里去拿差不多了,越是设计复杂、戒备森严的地方,往往也是思想戒备最松懈的地方,因为他们很难相信如此防备下,有人还胆敢来盗取重要资料。

  天上开始下雨了,纳西莎深深吸了口气,开始为潜入城堡做起了准备…………

  “嘿嘿,小宝贝,感觉如何?”萨拉扎看着打过针的阿什莉,一只手放在她胸前缓缓抚摸着,萨拉扎的个子极其矮小,基本就是个侏儒。满脸皱纹的他,穿着一套古代贵族的服装,看上去好像是个马戏团的小丑!由于他的个子太小了,必须站在板凳上才能伸手够到阿什莉。

  阿什莉看着他的举动,本因恐惧的她,却由于对方滑稽的表现,不仅噗嗤笑了起来。

  “你……你……你笑什么!”萨拉扎感觉收到了侮辱,不禁尖叫起来。“不许给我笑!你,你应该表现的恐惧一点!”

  “为什么啊?你这个侏儒、矬子!是不是生下来的时候没吃够奶啊?那么矮。”阿什莉嘲讽的言语,让萨拉扎无比的愤怒,确实他是先天不足,属于天生的侏儒。虽然在城堡内没有人敢说出来,但是对此他一直耿耿于怀,谁要当他面敢提‘矮’这个字,一般来说立刻会被萨拉扎叫左右手给乱刃分尸的。

  不过这个小姑娘既然是萨德勒教主交代的不能有闪失,他因此也不敢叫手下把她怎么样。不过,只要不伤到她其他的事……嘿嘿,教主可没说不允许。想到这里萨拉扎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他把手从阿什莉的胸脯上缓慢移向了她的裙子,阿什莉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惊叫起来,“干什么啊,你这个小矮子,还不住手!”

  萨拉扎微笑着说道:“我是个贵族,我对女士一向是很有礼貌的,我现在就让你得到快乐。”说毕,他的手已经伸进了阿什莉的裙子内。

  “不要……”阿什莉的声音显得如此无助,更加激起了萨拉扎的兽欲,不过阿什莉挣扎起来又让他难以进行下一步动作。他一打手势,身边的左右手心领神会,一人伸手按住阿什莉的双手,一人伸手按住了她的双腿。一股剧痛从手足传来,“啊……”阿什莉几乎痛的流下了眼泪。

  “小乖乖,不要动了,在动的话,小心我叫他们按断你的手脚。”萨拉扎依旧保持着绅士般的微笑,但是眼神里充满了淫欲的渴望。

  阿什莉毕竟是个千金小姐,哪遭过这样的罪,确认了自己悲惨的命运后,终于放弃了抵抗。

  “很好,我的小绵羊,让我来疼爱你吧。”说完,萨拉扎的那只小手探进了少女的裙子内,在她的内裤上轻轻滑动。阿什莉的小脸通红,她不是没有手淫过,知道这样下去的感受,但是毕竟她是总统的千金小姐,这样肮脏的举动平时很少会去做,现在被这样一个小矮子挑逗着,想想都觉得非常丢脸。

  萨拉扎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他清楚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温热感觉,渐渐觉得手指沾染上了点点湿痕,逐渐扩大,他终于忍耐不住,手指挑开了少女的内裤伸了进去……

  “不要……”阿什莉忍不住哭泣着,少女那神秘之地,此刻正被一个无耻的小矮子在无情攻陷着,她的身体感觉到在发烫,皮肤在阵阵悸动。身体随着萨拉扎的侵犯在不停的抖动。

  “不要什么?”萨拉扎看了一下手下,左右手同时稍稍使劲。阿什莉一阵惨叫,感受到手脚传来的强烈痛楚,她只得违心的说道:“不要……不要停下来……”说完,抽泣的泪水滑过了脸颊。

  萨拉扎满意的看着她的表情,示意左右手稍稍松一下。“如你所愿,我可爱的女士。”他说完掀起了阿什莉的裙子,将她可爱的白色小底裤完全撕扯掉。随着撕拉一记裂帛之声,女孩那可爱的神秘之地完全暴露在了小矮子的面前。由于个头的关系,萨拉扎的脑袋几乎只离开那片神秘花园只有几尺。看着那片业已潮水泛滥的神秘花丛,小矮子的呼吸声加重了起来。与此同时,阿什莉也感觉到自己的下体男人呼出的热气碰到了自己神秘的处女之地。

  好丢脸,被看光了。阿什莉想到这里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虽然此时异常屈辱,但是心里却也有种莫名的刺激感。

  萨拉扎伸出一根手指捅了进去,阿什莉啊的一声,感觉到有异物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虽然她是处女不过由于进来的那个手指太细小,插入后仍然显得有些松,萨拉扎慢慢的抽送着手指,满脸兴奋地盯着少女的下体,看着那片花从越来越湿润,手指进出的速度也逐渐加快。阿什莉满脸通红,虽然非常屈辱,但是也感觉很刺激。毕竟她身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对于男女之间的性事,也早已熟知。虽然父亲严厉禁止她交际男友,但是每当夜晚,她也曾经幻想过和自己心爱的人如何共上极乐天堂。

  萨拉扎注意到少女的表情,他也觉得非常刺激,不过此时他开始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用两根手指抽插起了少女的嫩穴。

  阿什莉感觉到异物在增多,啊的一声,身体激颤着,不过她觉得现在的感觉似乎比刚才更好,更充实。想到这里她不由一阵脸红,自己被一个小矮子在指奸,居然还产生了快感。这样的感觉,使自己觉得自己非常淫荡。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陡然间,阿什莉感觉到小矮子抽插的速度大大加快了,自己的体内也是越来越热,快感连连。终于在一阵悸动后,阿什莉浑身一绷紧,下体的淫水随着萨拉扎的手指射了出来,洒在石床上。

  萨拉扎得意的哈哈大笑,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妞如此骚浪,竟然在自己的指尖下就达到了高潮……他拔出手指,伸到了阿什莉的嘴边,邪邪的叫道:“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货,把我这个贵族的手指都弄脏了,快点把它舔干净。”

  阿什莉听后一阵气苦,几乎要哭了出来,但是感觉到手足的痛楚又在加剧,立刻乖乖的张开了樱唇,含住了小矮子的手指,品尝到了自己的爱液。巨大的耻辱感,让她几欲昏过去,但是偏偏却不能如愿。

  萨拉扎嘿嘿的淫笑着,解开了少女的上衣与乳罩,露出了体型完好的处子身材。俏丽的乳头由于先前的悸动而高高挺起,如两颗鲜红欲滴的红莓。他手指一弹女孩的乳峰上的红莓,调笑道:“还没怎么样你,这里就硬起来了,你这个身体真是淫荡,应该好好惩罚一下。”

  阿什莉‘呜呜’的低声哭泣,却不敢反驳,怕惹恼了这个矮子,遭受到更大的痛苦。

  萨拉扎贪婪的抚摸着少女的玉乳,猛一口含住了那颗小樱桃,轻轻的咬舐着,少女的身体是如此的可爱,真是上帝赐予人间的恩物。

  阿什莉在对方的舔舐下,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嘴里发出喃喃的低语:“啊……啊……轻、轻一点……啊……”

  萨拉扎舔舐良久,站了起来,命人将阿什莉架到床下,命令她跪下,然后自己站到了床上,褪下了裤子,“来,小宝贝,该是你让我快乐的时候了。”说完努力的一挺下身,可笑的一根小鸡鸡翘了起来,阿什莉看了脸上有点发烧,不过更多的是感觉到有趣,这和自己过去曾经偷看的A 片里的男主角的昂然巨龙比起来,实在是太小了。

  萨拉扎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啪的一记耳光,打的阿什莉一愣,随即她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住既恶心又好笑的心情,轻启樱唇,含住了那个翘起的小鸡鸡。萨拉扎舒服的吁出一口气,随即腰一挺,想直插入喉咙深处,此时他才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顶多插到阿什莉嘴里的一半,他又气又恼,却也是无可奈何,无奈下,只得尖叫道:“小婊子,给我用力的吸,用力的舔…………”

  也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射过萨拉扎的脸庞,定在了地板上,随即只见窗口人影一闪,似乎有人逃跑了。萨拉扎一声尖叫,吓得小鸡鸡顿时软了下来,惊呼道:“有刺客,快给我抓住他!”左右手闻言一闪身,双双冲出了房间,等他们转了一圈回来后才发现,地上除了躺着被击昏的阿什莉外,自己的小主子已经悄然无踪了。左右手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发出了全城堡戒严指令。

  萨拉扎觉得脸上人中一疼,慢慢恢复了知觉,刚才自己差点被行刺,然后派出了左右手去查探,然后……然后……自己好像就莫名其妙的昏了过去。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一个陌生的蒙面人正把一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吓得感觉裤子有点湿……

  蒙面人低声逼问:“带我去存放寄生虫样本的房间,并把研究资料交给我。”说完把一粒药丸强行塞进了萨拉扎的口中,手一拍逼他咽了下去。“这颗药丸的毒性在半小时内发作,不吃解药立即毙命,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萨拉扎听后吓得魂飞魄散,他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却也担心万一是真的话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他苦涩的问道:“我即使给你东西,又怎么保证你一定会给我解药?”

  “其实不用你带路,我也能找到,既然你不愿意带路,你就在这里等死吧!记住你还有半个小时的命,即使是萨德勒也来不及救你!”

  蒙面人说完准备将他困起来,萨拉扎的脸色一阵惨白,估不到对方如此强硬,情急下一咬牙,说道:“好,我信你一次,我这就带你去。”

  这个蒙面人正是纳西莎,刚才她利用变色迷彩服和自身高超的技艺从城堡的外壁潜入到了主楼,恰巧目睹了萨拉扎的荒淫恶戏。她根据事先得知的情报,知道萨拉扎的身份,出其不意的暗算了他一记,然后放出假人,自己着紧贴在窗外利用左右手出去追假人的空隙一举潜入用微型麻醉枪射昏了萨拉扎然后把他带到了一个偏僻的房间内。合该萨拉扎倒霉,他为了肆意淫乐,在主楼上遣走了贴身侍卫。这样使得纳西莎很顺利地把他带走了。

  二十分钟后,萨拉扎将纳西莎带进了一间书房,他启动了一道暗门,进入一间密室,随后打开了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支试管和一叠文件。纳西莎略微看了一眼文件,判断出了真是路易斯的笔迹,随后把试管塞拿到手上,她把试管准备放入行囊中的时候,从透明试管玻璃的反射上看到了萨拉扎眼中一丝诡异的笑容。心中顿时一凛,心中暗叫侥幸,若非如此自己就要被这个家伙骗了。她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转身就要走,萨拉扎急忙拉住她,叫道:“我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你怎么不给我?”纳西莎嘿嘿一声冷笑:“等到你交出真正的样本再说。”
  萨拉扎一惊,但是仍然强撑道:“你胡说,我给你的就是真的。”

  “我遇到过路易斯了,他把真正的样本辨别方法告诉了我,你骗不了我的。”
  萨拉扎吓得坐到了地上,颤声道:“你和他碰过面了?”

  纳西莎点点头,萨拉扎无奈的说道:“好,既然这样,我给你真正的样本吧。”
  纳西莎接过了萨拉扎拿出的样本,笑着递给了他一颗白色的药丸,萨拉扎急忙吞下,等到他吃下去后,纳西莎才又笑道:“前面我给你的是颗普通的感冒药。”
  “啊!”萨拉扎一声怪叫,颤声问道:“你现在给我的是……”

  话没说完,萨拉扎已经倒了下去,纳西莎淡淡地道:“当然是粒速效安眠药咯!”

  可惜萨拉扎已经听不到了,纳西莎一闪身,已然如鬼魅般飘出了房间,人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一周后,一位红衣女子走进了维斯克的办公室,将一根试管递给他,“这是你要的样本。”随即又将一张光盘放到了维斯克的桌子上,“这是你要的资料。”维斯克抬起头,微笑着对来客说道:“辛苦你了,艾达,你干的很不错。看来我当初救你是值得的。”

  艾达看着眼前的男子,同样也微笑着回答道:“我一向知恩图报,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希望下次能继续合作,再见。”

  等到艾达走出了房间,维斯克把桌上的光盘和手中的试管统统的扔进了垃圾桶里,淡淡笑道:“纳西莎,你看,人就是这样一种喜欢欺骗同类的动物?”
  在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句回应:“也许只是人们在谎言中生活了太久,忘记了真正的自己。”

【完】